仍旧为恢复山河而出力的那些军人又算什么

www.99767v.com官网 admin 浏览

小编:寒山河轻轻地,却有些怅然的说道:等你真正击败了傅报国,到那个时候,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,你就能明白一半了。 战歌心中震撼,尊敬的道:多谢老师栽培。 寒山河悠悠道:这声

寒山河轻轻地,却有些怅然的说道:“等你真正击败了傅报国,到那个时候,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,你就能明白一半了。”
 
    战歌心中震撼,尊敬的道:“多谢老师栽培。”
 
    寒山河悠悠道:“这声多谢还嫌太早,若你彼时能够击败铁铮……当能懂我七成……若你最终击败了冷刀吟,就可懂我九成……”
 
    战歌心中只感觉如同战鼓在轰鸣,一时间竟自说不出话。
 
    只听见寒山河悠悠的说道:“至于十成十的完全懂我……则需要你与我正面决战,还要击败我……如此你才能懂我十成,甚至,我现在想不通的……只怕那个时候的你已经能够想得通了……”
 
    战歌大汗淋漓:“弟子安敢有此奢望。”
 
    寒山河淡淡的一笑,道:“事在人为,不努力怎么知道不行!现在,还是赶快去指挥战斗吧……我若是计算的没有错误,就在后天早晨黎明之前,大局,就可以底定了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最迟明天下半夜……这场战役便将终结。”傅报国脸色沉重,向着秋剑寒的帐篷走来。
 
    秋剑寒此际仍旧处在昏迷之中。
 
    只是床前,却自多了一个人。
 
    云扬。
 
    云扬这会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 
    “怎么样,傅大帅?”云扬含笑问道。
 
    这一点让傅报国很不解,自己与这位云公子似乎之前并没有怎么见过面吧?怎么现在他跟自己说话自己总是感觉他跟自己很熟的样子?
 
    “很不妙!非常不妙!”
 
    傅报国叹口气。
 
    “现在情况真的很不妙。”傅报国沉着脸,道:“云公子,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,请云公子不要推脱。”
 
    云扬沉声道:“傅帅请说,只要云某能够办得到的,绝无二话。”
 
    “此战至此,败势已成,纵然有妙计千条,亦难有回天之力,然而此战可败,但玉唐不可灭;国人精英,也不可尽绝于此。”
 
    傅报国一字字说道:“所以……我想要拜托云公子,护送老元帅离去,唯有云公子亲自护送,才可保老元帅安稳归去,我才可安心。”
 
    云扬深深道:“你呢?”
 
    傅报国不答,顿了一顿又道:“上官将门的灵秀小姐,乃是将门现在的标杆,意义重大,也断断不能就这么殒身在这里。还有你父亲云侯,白衣,方墨非等人,也尽都是帝国精英,若是在此白白牺牲了,乃是帝国的不幸。”
 
    “此外,上官将门八千家将,奋战到现在,还有两千七百余人,也请公子一并带走。公子不要有别的负担,实在是因为此次护送,我能给你的护送队伍,最多也不超过五千人,没有这些人,何能策万全。我在此郑重言明,此次任务,绝非易与,反而是艰巨异常,或者可以说……帝国未来,能否涅槃再起,浴火重生,就全在你的肩膀上了。”
 
    傅报国脸色冷硬,带着说不出的坚决。
 
    云扬再次问道:“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,但我请傅帅回答我一句,傅帅你呢?你本人呢?”
 
    傅报国淡淡的笑了笑:“我傅报国曾经答应过云尊大人,要与铁骨关共存亡,只是很可惜,在老元帅严令之下,傅某食言了,纵使嘴上说什么再构建另一道铁骨关,骨子里终究还不是食言而肥了!但再是如何的食言而肥,到了这天玄崖前,有诸位九尊大人的英灵在上面看着,傅某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狼狈逃走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身为玉唐军人,玉唐人,在国破家亡之前,战死沙场,乃是兵者最大的荣耀。”
 
    傅报国轻声道:“作为一个军人,若是国破家亡了自己还活着……那只会沦为此生最大的耻辱,再没有洗刷的余地!”
 
    云扬哼了一声,道:“这叫什么话?就算国破家亡,那些仍旧在不屈战斗,仍旧为恢复山河而出力的那些军人又算什么,我说他们也都是铁铮铮的英雄好汉,怎么就要承担一生都难以洗刷的耻辱!!”
 
    傅报国淡淡道:“他们当然是英雄,而且是当之无愧的英雄。但是,他们此前没有处身在前线!而我傅报国,此际却是身在前线!这就是区别!不能战死在这里,就是此世永远无法洗刷掉的耻辱!”
 
    云扬默然。
 
    他明白傅报国的意思。
 
    前线边防部队,职责就是保家卫国。
 
    若是被敌人突破了,当真就是不可饶恕的大罪!
 
    无论有任何理由,任何不可抗的因素,任何的任何,都不可抹杀这一罪过!
 
    甚至纵使举国上下都明白那是不得已,可以谅解,但他们自己,本身,却仍旧不会原谅自己,始终耿耿于怀,难以纾解!
 
    更何况,世间又有几人当真理智,能够设身处地的为这些边关将士设想一二,当真事到临头,难有几人敢言谅解。
 
    “关于傅某自身安危不须公子挂怀,嗯……傅某仅有这一个请求。还希望云公子助我。”傅报国道。
 
    云扬奇怪的说道:“在这里这么多人,看起来每一个人都要比我位高权重,比我更适合应对当前危局,傅帅你为何偏偏要找我?会否太看得起我了?!”
 
    傅报国微笑:“为什么老元帅对你评价绝高,为什么在最后关头,老元帅没有找别人说话,却偏偏要找你说话?甚至不允许有第三人在场,这些便是我的原因之所在了。”
 
    云扬瞠然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aet2011.com/a/www_99767v_comguanwang/20180507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